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aohai

一生只为一瞬,一瞬决定一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摘自网络文】419或许就是毒品。  

2017-05-31 10:53:2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介绍一下自己:180,67,28,重点大学毕业后,就在一家外资企业里做业务主管。我把感情放逐在黑暗的网络上,在白天我如大多数人同样生活,跟着朋友一起打牌,搓麻,泡吧,泡妞,也去一些如娱乐场所寻欢。我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情感, 放弃了自己的同志感情,像许多同类一样,到了该结婚的年纪,经人介绍认识一名中学教师,于是就平淡地结婚了,稀里糊涂女儿出了世,我有时在想,或许我这一辈子,就是这样平淡地过下去了。谁都想有刻骨铭心的爱情,我也是,可是我心里能让我刻骨的爱情,却是不能触摸的潘多拉,以至于太太有时也向我抱怨:你真不懂浪漫,我们的爱情没有别人的甜蜜。是的,不是我不想给你,是我给不起你。有了女儿,亲情的联系超越了爱情,太太最多抱怨一下,但生活还是在继续,于是我就想,从此这样过一生吧。但是,直到遇到了铮。
       太太有个好姐妹叫宋梅,比她小两岁,我也见过她几次,那是一个开朗能说笑的女人。最近太太说宋梅结婚了,说新郎是个硕士生,长得怎么样怎么样的帅,跟王力宏长得很像,然后天花乱坠一通,说是婚礼上所有女人都在羡慕宋梅,说她找了这么好的帅哥,其实帅哥在家里看着都让人心花怒放。呵呵,我就笑她:看来你老公不帅,你是不是想换啊。太太故作娇嗔:要是能换真的想换啊,不过我老公也算不错了,将就就成。就这么说笑中,我记住了他的名字:傅铮,一个像王力宏一样的男生。
       果然是一个跟王力宏九分神似的帅哥,177,65,26,白净的皮肤,精致的五官,修长的身材,紫罗兰的短袖衬衫,一条灰黑色的长裤,整个人又清爽又高贵。太太把宋梅和他丈夫带进我家的时候,我甚至望着他呆了有五秒钟。傅铮看到我的时候,也好像愣了一分,然后我们礼貌的握手,我握着他的手的时候,感觉他的手结实有力,他进近我的时候,我能看到他衬衫上隐约的胸肌。帅哥,标准的中国式的大帅哥。我们在一起吃饭,宋梅和太太说着学校的事情,两个女人说笑不停。我跟傅铮谈着财经的事情,我们谈现在的股市再到国际剧势,然后又谈历史和军事,他甚至还能跟我谈音乐和影视,我们一边谈,一边觉得相见恨晚,他说:“原来你是这么能谈啊,呵,我们的好多看法,还是很相通的。”我也觉得是这样,好多看法我们一聊,看法竟然一致。比如对于股市的看法,我在我们单位的时候我就说股指会在08年初有一个波折,当时我在我们单位的时候被人骂臭嘴,可傅铮也持同样的看法,还把他的理由说得出来,一二三四,我都同意。再比如他说他喜欢去做个背包客,想背个包去走遍新疆天山南北,其实我也想的,我甚至都有了实践,只是一个人走太累,现在的朋友圈里也没有这样的人,他说:辉哥,那我们一起去走吧。他说着,甚至伸手拉着我的手,我说好啊,他说真的吗,那眼神充满了天真的期期待,我其实是应付他的,我现在的情况,不可能花个一两个月去做这么一样纯爱好的事情,我推托着说:下次吧,以后我再跟你说。他有点失望,但也没有说什么。
       渐渐地,我们两对夫妻也成了好的玩伴,他们夫妻常带着我们一家开车去郊外玩,吃农家菜,一起在野外打牌,钓鱼,两个女人抱着我女儿,开心地讨论着女人喜欢的话题:自己的打扮还有就是小孩子的培养。两个男人呢,就一起钓鱼,然后一起烧烤,给太太们服务。中午我们打了会牌,宋梅抱着我女儿玩,太太躺在草地上,我就上去给太太按摩,傅铮看着我们,眼神流露着一种温柔,他说:辉哥你好温柔啊,嫂子是很幸福吧。我说笑:那你也可以去给宋梅服务啊。他呵呵一笑,没有再说话。
        有一次,我和太太带着女儿去他们家玩,中午吃完饭,收拾好东西,太太和宋梅一说起附近的商厦什么品牌在打几折,就兴奋了起来,抱着女儿一起出门去看打折了,宋梅说:你们男人就别去了,带你们去,反而让我们买不好东西。我说:成,你们就好好买,钱不够打个电话来,我们送过去。女人们笑着走出了家门,家里只有我和傅铮。男人间也没有什么做的,说什么话题最近好像也都说光了。他拿出几张碟,我都看过的一些美国大片,然后我们下了两盘棋,我都输了,我一推不想玩了。他说:女人买东西一个下午都不会够的,辉哥,你要是困了,就去睡觉吧。我也觉得有点困了,说好的,他就给我拿来毛巾,我脱掉外衣,穿一条内裤走进了浴室,他看着我:辉哥,你的身材真好。我笑:你流口水了吗?他在浴室外面回答:是的,我流水了。于是我们一同大笑起来。同时我的心里一阵爽:你难道不知道我对你流口水吗?你要是G多好,可惜你不是。王力宏一样的帅哥,我真想要你。
       洗了澡出来,看到他穿一条黑色贴身四角裤,上身赤露,露出他不肥不瘦的身材,稍突的胸肌,性感地黑色乳片,还有下面突起的一团和修长的美腿,外加挺挺的PP。好一个标准中国式美男子。他笑得很纯美:你去睡吧。我点点头,收拾一下心猿意马的心神,进了客房。
       我躺在床上,小睡了一会,我不太习惯在别人家里睡觉,不容易入睡,我一看表,才两点一刻,女人们回来还早呢。我打开门,看到傅铮光着上身在上网。看我出来了,笑:怎么睡不着啊。我想玩牌,输了摸那里,我要输了我让你摸。他一愣,然后我们同时都暴笑起来,他说:打就打,谁怕谁。最后还是他输了,我拍拍他的肩:哈哈,小弟啊,你还嫩着呢。我刚起转身去倒水,他却一把拉住我:那你不想得到战利品吗?我突然愣了一下,我们都同时沉默了下来,他的脸红红的,说完这个,竟然不再看我,自己打起电脑来。我的心里很乱,眼前这尊美体,还有下面那诱人的一团,此刻,那一团有点膨胀着,仿佛在向我招手。我渐渐走近他,在我表示反悔之前,我弯下腰,伸手去抓他的肉包。在我手中跳动的青春之火,点燃了我自己的欲火。我用手用力地揉捏同性的下身,这是我从大学毕业以来第一次感受真实地男体,这还是一个我从来未曾能遇到过的美丽男生。此刻,我该见好就收吗,或许现在我见好就收,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,可是,在我此时心乱如麻时,傅铮一把抱住了我,热烈的双唇压在我的唇上,在我还没有反应之时,我就全身赤裸了,我都不知道那时的真实想法,他也不给我时间,他以他青春和帅气的肉体跟我作了交换。
       凭心而论,那天我是真心投入的。因为他的帅,也因为我这长期的压抑的火山的爆发。
       这次之后,我们装着好像没事人一样。一如从前般地一起玩,只是当只有我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,他的眼神里立即流露出特有的温柔。有时候,他会在中午打我电话,他开了个午休房,我去找他,当我们一翻云雨之后,他躺在我的身上,添着我的乳头的时候,对我傻傻地说:辉哥,我们去背包吧,我想和心爱的人一想,背着包,走遍天下。我们去新疆好吗?他清流澈的双眸凝望着我,渴求我的应允。我没有答应,我的心里此刻升起一种特殊的味道,是悔,是恨,还是爱,我也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在我享受让我无比欢乐的高潮时,我真坠向一个深渊。这个深渊或许是没有底的。
       我对他说:小铮,这只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知道吗?谁都不能透露,谁都不能,我不想毁了我有的一切,也不想毁了你。他怔怔地看着我,若有所思。他一笑:辉哥,怎么可能,我也不想造成什么不便,我可是想这样跟你保持长久关系的。你知道吗,我好久好久没有BF了,我又不敢去419。白天,我装成像个天使,夜里我化身成魔鬼,可是我这个魔鬼,只能是网络上的魔鬼,一旦在现实里,我无法迈出这一步。当我看到你,我就在想,你要是我的BF多好。如果我能早几年认识你,此刻或许你正跟我一起在我们的爱的旅途上快乐的前进呢。只是,现实不是这样。辉哥,你能答应我,跟我一直这样吗?
       我看着他,他是一脸地真诚,我怎么回答你呢,我的生活何尝不是如你一般,我也是个网络上的魔鬼,背负着为世人所不齿的罪恶的十字架,艰难地在心灵旅途上挣扎。他低下头,吻着我,深吻。
       渐渐发觉了一丝不对,他有一个月没有来找我,宋梅也不见来。有一天,太太在吃饭的时候,悄然对我说:你知道吗,宋梅离婚了。我一惊:怎么会这样。太太有点生气地说:那个傅铮,竟然是个同性恋。我装作吃惊:是吗,怎么会这样。太太叹了口气:宋梅这几天哭的,今天她才告诉我,原来她有个表哥是在公安局的,他表哥在公安网上看到他老公最近开房开得很厉害,就来质问他,谁知道两夫妻在吵架的时候傅铮竟然说自己是同性恋,找的是男朋友。最后的结果你也知道了。我听了这个,心底升起了悲凉。同时也有一种害怕,他会不会揭发我啊,要是我太太知道我跟他的事,一定也会闹着跟我离婚。
       我打他电话,去他单位找他,没有他的电话,也找不到他的人,原来他离职了。在一个中午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,我一接,响起他的声音:辉哥,你能来看我吗?我的心里一动,我立即跑下楼,来到边上的茶厅,看到他的身影,灰色的外套,牛仔裤,一如从前的帅,只是多了好多胡渣,好累的样子。
       他看到我,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快乐:辉哥,你来了。我点下头,他的手伸过来,按在我的手上,我一抖,我把手抽了回来,他有一丝失望和灰心。我说:你的事我知道,你怎么会这么傻。他摇摇头:我忍不了,辉哥,我真的忍不了。这不是人过的日子。我把自己的感情埋着这么深,为什么,为什么。你告诉我。
        我告诉你什么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可是我只知道,在你没有出现的日子里,我的生活很平静。可是现在,我要为自己的行为来担心来害怕。我问他:你说了我的事吗?
        他一怔,静静地望着我,有一分多钟,是沉默的,他说:辉哥,你觉得,我会背叛你吗?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?
       望着他淡然的眼神,我竟然说不出话来,我觉得自己好渺小,他都家破人亡的时候,他背负着深重的罪责的时候,我,此刻只想到自己。
       有十分钟,时间好像是静止的,我们都保持沉默。他突然抬起头,努力挤出一丝笑容:辉哥,你能跟我去背包吗,能让我真正地堂堂正正地爱一次吗?
       我无法说话,我内心的魔鬼告诉我:快点,快点答应,这是你爱的帅哥,你爱他是你一生的运气。可是,可是巨大的责任让我难以开口。最后,沉默是回答。
      于是,他点点头,一滴泪滑过他的面庞。他站起来,说了一声:辉哥,感谢你给过我的所有快乐记忆。他过身,快速地推门而出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  太太说:今天宋梅要去傅铮那里拿她的东西。她不想找亲戚陪她去,她想找我们去帮她拿些东西。我想说,我不想去,真的,我真的不想去。太太说:宋梅很可怜,你就帮她一次吧。她都是求我一样的。
       我默默地跟他两个女人身后,走进了这个我们很熟悉的房子。傅铮不在,宋梅哭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打成几包,然后把钥匙放在桌上,关上门。在下楼的时候,看见傅铮醉得不成样子,身边是一个穿着性感网衣的大汉,搂着傅铮又亲又抱地上楼,傅铮想推开他,他反而淫笑着靠得更近。宋梅看到他,立即上去,啪啪给了傅铮两个耳光。那个大汉一见,有点愣了,傻傻不知道所措。傅铮没有回答,木然的,像个木头。宋梅又哭,太太上去拉着她,也大声指责傅铮,他依旧如泥塑一般,没有反应。楼下的邻居出来看发生什么事,两个女人哭着下了楼了。我看到傅铮,他变老了,那个王力宏般的年轻形象已不在,他仿佛凭空老了十多岁。我好心痛。
   
       我走到他身边,突然想说什么,他的眼神这时有了一丝变化,一行泪顺着眼颊流了下来。我的心头好堵,我看着他边上的大汉抱起他,把他扶上了楼。我的眼前出现了那个大汉压在他的身上的形象,我的耳边听到傅铮挣扎的声音。但我此刻无力可为。我下了楼,去追我太太。
       傅铮从此消失了。
       生活一如从前般的平淡了。可是感情的大闸要是开了口,爱如洪水何尝能挡。我有时努力告诉自己:傅铮走了,已经不在我生活里了。别再想他了。可是说不想,就能不想的吗,人的记忆很奇怪,你越不想,可是记忆却更清晰。他此刻正在和他的爱人一起快乐,或者真在做着背包客,跟他的爱人在旅途上找着属于自己的坐标。不再为责任牵累。他终于为了自己而活。
       电视上总是出现王力宏的身影,太太说:你现在怎么成王力宏的哥迷了。我笑笑,没有说什么。我也买了一本新疆地图,把新疆的地理看得一遍又一遍,我沉浸在自己编想的旅途上。在这个旅途上,有没有爱你的人,随着你走过天涯与海角?
       我是黑夜的魔鬼。我在网络上搜寻着同类。顺着我肉体上尚存的快感,我实在不能再满足于空空的意淫。我在聊天室里找到了一个署名“王力宏”的人,我迫不及地邀请他419。可是,当我看到他的时候,是一个干瘦黑黑的小男生。小男生在我身上摸索,满足地为所欲为。我的心里都如干干地沙漠,没有一丝激情与快乐。
我不能灰心,我在网络搜索,可是我在搜索什么,那个形象,还是那个人,我也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我最近在网上不停地看视频,也不停地去见人,但只是看一眼别人的长相,当那个想要我付出代价时,我会礼貌的拒绝,哪怕会招来一次嘲笑和责骂,甚至也遇到过强行对我不轧的人,可是我这样在找什么呢?
       时间如流水真没有错,一晃又是一个新年。可是时光却不是遗忘剂,本来想借时间的流逝忘记那个人,可是谁知道打开电脑一上网,那个“王力宏”般的男生更清晰和鲜活。
       太太和女儿回老家了,我因为白天单位里要加班,所以一个人留在家里。收拾好东西,看了会电视,在九点半的时候,打开电脑,进入聊天室,漫无目的地聊天。最后约了一个419的人,他说自己很帅,我突然有了一种渴望,想去看一看这个人。
       夜,黑黑的笼罩着我。有个作家说:我们都是黑夜的精灵。是的,我们应该是属于黑夜里的野兽,只有在这个时间里才能更激情地寻找自己的猎物。今天这个人是什么样子,帅吗,他多高多重多大,之后,或许是失望地耸耸肩走了,或者是满意地跟着去高潮,或者只是可以接受,商量着谁开房,谁作一和零。可是,第二天,只有更失落,更无奈,于是更期待下一次的来临。

       他来了。静静地走近,背上背着一个远行者的包。他对我笑笑,笑得那么地纯静:辉哥,一年了,你过得好吗?
      明月,冷霜,新年。
      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,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