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aohai

一生只为一瞬,一瞬决定一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45)  

2012-05-10 12:23:5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45) - 小小 - 浪遏飞舟
 

第四章  乡村婚礼

    (七)

    开学后第一个月末假,水云回了一趟家。云山托他给小黑带个信,让小黑召集以前的几位伙伴重回县城上班。云山托朋友、找关系奔忙数月,终于将一个新的工地搞到了手。工地虽不大,但比起无所事事坐吃山空总是好多了。

    水云父亲和妹妹这个周末都没有回来,奶奶走了以后,家中显得十分冷清。趁着天还没黑,水云与母亲打过招呼之后,一个人来到后山,在奶奶坟前坐了一会儿。一月未见,奶奶坟头上冒出了一些小草。水云知道,用不了多久,奶奶的坟便会被荒草掩盖,与山林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夕阳笼罩着山下的小村庄,道道炊烟从低矮的屋顶升起。有人唱着山歌走出村口,牵着大水牛去河湾里饮水。“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。死去何所道,托体同山阿。”水云脑中忽然冒出了这样的诗句,并且生出了一些茫然之感:人的生命一旦烟消云散,是否一切便毫无意义了?如果是这样,那么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?怎样过完一生才算值得?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了,四野响起秋虫的鸣唱。在小虫们短暂的一生中,这是不是最后一次歌唱呢?水云站起身来,揉揉酸胀的腿脚,开始往家里走。走到一个岔路口时,正好碰上月辉从另一条路上走来。月辉挽着袖子,扛着一把锄头,看样子是刚从地里干完活回来。二人同时停下了脚步,隔着一小段路,默默注视着对方。月辉眼中似乎有惊喜,又有一点不安。二人对视片刻,月辉放下肩上的锄头,对水云张开了双臂。水云对他摇了摇头。月辉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仍旧紧盯着水云。水云迟疑着、抗拒着,向前迈出了一步、两步,随即夜鸟归巢般飞了起来,扑进了月辉的怀抱。两双臂膀犹如四道山藤,牵着欢欣与痛苦,死死缠住了对方。“哥,哥……”水云轻咬着月辉的耳垂,嗅着他脖子上微带汗味的气息,喃喃呼唤。月辉含混地回应着他:“嗯,嗯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串不合时宜的脚步声却在不远处的树林子里响起。月辉忙将水云松开,低声道:“小云,快松手,有人来了。”水云哼哼道:“我不,不放……”,反而将月辉抱得更紧了。月辉拍了他一巴掌,哄道:“乖,别闹,快别闹了!”水云恋恋不舍地松了手,突然抱住月辉的头,用力咬了一口。月辉猝不及防,“哎哟”叫出了声。水云却嘻嘻哈哈地笑着跑远了。

    月辉回到家吃过晚饭,换上一身干净衣裳,便出门去了水云家。水云母亲告诉他,水云找小黑去了。月辉便又赶到了小黑家,谁知小黑却说水云早就离开了。“这小子,跑哪儿去了呢?”月辉仔细想了想,认准他一定是跑到自己家去了。月辉辞别了小黑家人,高兴得一路撒着欢往家里奔去,全然不象越来越老成持重的“李老师”。可是到了家里,却发现依然只有母亲一人,水云根本未曾来过。月辉心不在焉地与母亲说了几句话,便又溜了出来。走到村口,脑中灵光一现,终于猜准了水云的去处。月辉毫不犹豫地往河湾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总算来了。”月辉刚走出竹林子,便听到了水云的声音从河滩上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晓得我会来?”

    “不晓得。上回刚放暑假时,我回过一趟家,没碰到你。那天晚上我站在你家门口,听到你在屋里说话,可是你始终没走出来。刚才我还想,假如今天你不来找我,那就说明你心里真的没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狗东西,又开始胡说八道!你都到了我家门口,为啥不进去?今天假如我没找到你,难道你就不准备去找我了?”月辉挨着水云在沙滩上坐下来,顺手揪住了水云的耳朵。

    水云掰开月辉的手,却将自己凉凉的脸贴在这温热的手上,“哥,不说这些了。”水云说。

    “小云,你就别再乱想了……”月辉搂住了水云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是我乱想么?”水云霍然转过头来,双眼在黑暗中微微闪着光。

    月辉默然,心中有点发冷。这时水云却不安分起来,将冰凉的手伸入月辉衣服里乱摸乱捏。月辉痒得笑出了声,正想将他的爪子拿开,水云却突发蛮力,猛地将月辉扑倒在沙滩上,自己压到月辉身上,捧住头就用力亲吻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45) - 小小 - 浪遏飞舟

 

    月辉起身整理衣裳时,对水云笑道:“你小子,今晚这么疯,莫非憋得不行了?”水云懒懒地躺着不动,答非所问道:“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片河滩。我经常觉得自己象一只鸟,不停的飞啊飞啊,却不晓得要飞到哪里去。我想等哪天飞不动了,就落回到这河滩上好好睡一觉,再也不睁开眼睛。”这番胡话听得月辉心里发紧、发痛。水云的目光仿佛能够穿透夜色,看清月辉脸上的忧愁与不安,看透月辉心中的矛盾与痛苦。水云呵呵笑道:“哥,我随口说说,你紧张啥子嘛。”说完开始起身穿衣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村口,月辉邀水云去自己家住。水云想了想,说母亲孤身一人在家,自己难得回来一次,应该好好陪陪她。月辉便让他先等一等,自己回家跟母亲打了招呼,然后陪同水云去了他家。

    二人依偎着躺在床上,水云突然问月辉:“哥,你不教书了行不行?跟小黑他们去城里打工,赚得不比你现在少。”没等月辉回答,自己又说道:“算了,算了,我胡说的。打工卖苦力,哪有当老师好。你好好干几年,说不定就转正了。”月辉苦笑道:“话都给你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?”水云往月辉怀里挤了挤,轻声道:“哥,把我抱紧点。”月辉便紧了紧胳膊。水云又说:“哥,我很累。”月辉拍拍他后背,“那就睡吧。”水云苦恼地说:“睡不着。”月辉说:“我也睡不着,咱们说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彼此都绝口不提那些会带来尴尬与伤害的人和事。过了不一会儿,月辉的话渐渐含混不清,呼吸声则悠长、清晰起来。水云轻轻抚摩着月辉的脸,能够真切地想象出他此时的样子。月辉突然乱蹬了几下,唤了两声“小云、小云”,随即又安静下来。水云忍不住在黑暗中微微笑了,笑得既欣慰又酸楚。
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45) - 小小 - 浪遏飞舟
 

 

    水云回城十余天后,迎来了柳三的生日。这天一大早,干娘就说她要去准备一些好菜,吩咐柳三记得请云山来家里吃晚饭。柳三却叫母亲不必费事,说他已经与女朋友约好了,晚上要一起吃饭,然后还要去看电影。“有了媳妇就不要娘了?”干娘气呼呼地抱怨。柳三笑嘻嘻道:“您又不会跑,媳妇要是跑了,你让我上哪儿去再找一个?”没等母亲回答,抓着个包子匆匆出门去了。水云安慰了干娘几句,也拎起书包赶往学校去上课。

    中午放学后,水云回干娘家吃了饭,稍稍休息片刻,又起身往学校赶去。经过广场时,忽然感觉焦躁不安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口上抓挠,水云环顾四周,几道熟悉的身影陡然闯入眼中。水云一下子呆住了。

    环绕广场的公路上,月辉与母亲和未婚妻小莲一道,正朝着“醒觉溪”渡口方向走去。月辉不知道,水云此时正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,失魂落魄地望着自己的背影。

    月辉一行消失在广场另一端的小巷口。水云躲在一棵梧桐树后,久久无力挪动脚步——

    月辉好不容易进一趟城,却不来看我一眼?

    人家带着老婆,怎么来看你?凭什么要来看你?你狗日的简直蠢到家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下午,水云迟到了将近一节课,上课时又老是望着窗外走神。老师叫他站起来回答问题,张口便是“不晓得”。任课的数学老师、英语老师都给气坏了,认为他在存心捣乱。放学以后,班主任小雷老师派人将水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。水云进门后,老师见他面色灰暗,显得萎靡不振,于是训斥的话便改为了关切的问候:“水云,你怎么了?不是病了吧?”

    水云勉强笑了笑,顺着老师的话答道:“是有点不舒服,累得很。”

    小雷老师说:“那你赶紧去医院看看,晚上就在家好好休息吧,不用来上自习了。”

    水云谢过老师,恹恹地回到了干娘家。柳三仍然没在家,看来果真是跟女朋友逍遥去了。干娘不免又抱怨了一番,回头发现水云气色不好,便也象小雷老师一样,连声追问他是不是生病了。水云摇摇头,说自己没问题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水云撒谎说自己要去学校上晚自习,从家里出来了。其实他是不愿让干娘为自己担心,同时因为心里烦乱,也不想听老人家唠叨。还没走到广场,迎面却碰上了云山。云山拎着两瓶酒,对水云招呼道:“小云,今天不是你三哥生日么,你还要去学校啊?别去算了,我搞到两瓶好酒——老窖特粬。不如咱们一起回去,给你三哥过生。”

    经过上次河滩上的一番长谈,水云与云山的距离拉近了许多。尽管二人平日依然很少碰面,但是在水云眼里,云山已不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江湖“老大”,而更象是一位温和的老大哥。云山再见到水云时,言语间虽然保持着他一贯不冷不热的平静,目光中却多了点笑意和温暖。水云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这种变化。在上次的谈话中,云山亲口承认了他对柳二的情感,对柳三却避而不谈。水云以自己的判断,感觉如今在云山心中,柳三绝不仅仅只是一位小兄弟。此刻,面对云山兴冲冲的样子,水云突然有点可怜起了这位老大哥。

    云山见水云欲言又止,问他道:“小云,你咋啦?有话就说嘛。”

    水云迟疑地说道:“山哥,你……不用去了,我哥他出去玩去了。可能……要很晚才回来。”水云望着云山的脸,再次发现他脸上闪过失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云山“哈”地笑了一声,自嘲道:“看来是我多事了。那你上课去吧。这好酒总得把它喝掉,我去找找其他弟兄。”说完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山哥,你等等。”水云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云山回过头,“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水云摇头道:“没事,我只是也想尝尝这好酒。”

    云山盯着水云的眼睛,问道:“你不去上课了?”

    “我跟老师请过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很好,咱们就一起喝!要不要再叫别人?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叫了,咱们也别去酒店了,不如买点吃的,到‘石盘角’上去喝。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都好,你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云山便去买了些卤牛肉、豆香干和水煮花生,与水云一起来到了“石盘角”。开阔的石滩上散落着几对小情人,水云与云山绕开他们,径直走到长江边,双脚悬空地坐在礁石上,听着身下江水空空的响声,一人抓起一个酒瓶子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酒,好酒啊!”水云咂着嘴,夸张地叫道。

    看他颇有点孩子装大人的架势,云山呵呵笑了,问道:“你小子能喝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反正这一瓶喝下去,我准得掉江里喂鱼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少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水云随口答应着,脑子里却再次想起了自己在小黑婚礼上醉倒的情形,同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月辉。这个与自己相亲相爱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人,如今竟然令自己相逢也不敢相见了。

    “假如月辉知道我现在没去上课,却和别人跑到这里来喝酒,他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一阵椎心的痛苦又在心中蔓延,水云突然一仰脖子,“咕嘟咕嘟”灌了自己几大口酒。

    云山连声呵斥,将水云的酒瓶子一把夺过来。直到水云答应不再乱灌一气,才将酒瓶还给了他。水云喝着喝着,忽然对沉默着的云山问道:“山哥,柳三交了女朋友,我觉得你好象不大高兴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山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,骂道:“你个龟儿子,打听别人的事上瘾了是吧?”

    云山出手不轻,水云“哇哇”叫嚷起来:“你不说就不说嘛,干吗打人?我爱打听?你们要不是我哥,告诉我我也懒得听!”

    云山斥道:“你还有理了?给我听好,不许再乱问!”

    水云嘿嘿笑道:“好,我不问了。山哥,咱们先别喝了,不如下河凫水,凫过长江去敢不敢?”说着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山将他一把拖住:“不行!水太冷了。不对啊,你小子今晚疯疯癫癫的不大对头,告诉山哥,是不是有啥事?”

    水云冷哼道:“你都不让我问你的事,你干吗又来问我的事?”挣脱云山的手,跑到不远处一个巨大的“天心窝”旁边,回头对云山笑道:“山哥,我听你的,不去下河了,我就下到这‘天心窝’里,看看它到底有多深。”

    云山大惊失色,慌忙冲了过去,等他赶到“天心窝”边,水云已经脱光了衣服,竟然真的“扑通”一声跳了进去。云山正想跟着跳进去,水云从水中探出头来,对云山笑道:“山哥,你放心好了,我的水性你还不知道?等我好好憋口气,沉下去试试看。”云山厉声吼道:“想死是吧?你等着,我去给你找块石头,再找根绳子绑上,保证让你死得毛都不剩一根!”说完掉头就走。水云一下楞住了,回过神来,连忙爬出“天心窝”,手忙脚乱地套上短裤,光着脚丫子在石滩飞奔,终于在云山即将走出“石盘角”时追上了他,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。云山摔开水云的手,转过身来狠狠抽了他一记耳光。水云呆呆地站着,然后慢慢蹲了下来,浑身蜷缩成一团,嘴里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声。云山喝骂道:“哭,只管哭,哭死算毬了!你不是正想死么?老子以前高看你了,以为你除了聪明还有骨气,想不到是个不争气的东西!你这条狗命,你以为只是你自个的?你爹娘呢,你兄弟姐妹呢,他们在你心头算什么?老子要是只为自己,好多年前早就跟柳二一起死了算毬了。何必半死不活的熬到今天?你给我记住,人不是只为了自己活的!”云山骂完这一通,毫不留情地扔下水云,自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水云木木地站起来,走到“天心窝”旁,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,也开始往回走。刚走出“石盘角”,背后传来一声响亮的汽笛。水云回头望去,只见一艘夜航客轮正向县城驶来,明亮的灯火照亮了漆黑的江面。过去与月辉一同在此看到夜航船时,水云曾逼着月辉答应自己,日后如果自己离开故乡,要他一定前来相送。现在水云感觉自己很可笑——如果月辉已经不在是你的月辉,他来不来送你,还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擦去眼泪离开时,水云真切地感觉到,在自己心中,一些曾经滚热发烫的东西,已被这秋夜的江风吹得冰凉。
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45) - 小小 - 浪遏飞舟

 

    (待续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