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aohai

一生只为一瞬,一瞬决定一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25)  

2012-03-15 17:11:1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25) - 小小 - 浪遏飞舟
 

第三章青春风雨

(三十五)

对水云和他的同学们来说,三年高中生活划出的轨迹,与初中时代极其相似。从乡村走进小镇,再从小镇来到县城,孩子们一开始往往都带着脱颖而出的自豪,对新的环境充满好奇,对不可知的未来满怀憧憬。进入第二年,新奇的感觉已经消失,而新一轮的分化正一步步逼近。最初的憧憬将会化作希望,还是破灭为泡影,一切都将在这分化中残酷地清晰起来。所以,对绝大部分学生来说,三年高中生涯,至关重要的并非冲刺阶段的高三,而是逐渐拉开差距并且基本排定各自座次的高二。

老师们自然更清楚这种重要性,因此新学期一开学,他们便常常念叨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一类训导,以此来敲打学生发奋学习。伴着这一声声的敲打,高考的阴云开始在天边涌现,并且迅速弥漫开来,最终,它将笼罩孩子们头顶的整片天空。

其实无须老师响鼓重锤地敲打,即使是那些在高一年级时过于闲散的学生,眼下自己也开始有点着急了。毕竟年岁渐长,这些来自穷家小户的孩子心里都十分清楚,惟有穿越厚重的高考阴云,才有可能进入另一片晴朗的天空。

水云在整个班上,可以说是最为气定神闲的一个。过硬的基础、出众的悟性,使他可以相对保持平静,只需按部就班即可完成老师传授的学业。事实上,在数学、外语等科目上,水云几乎已经自修完了整个高中阶段的课程。任课老师曾对他说,以他目前的水平,稍加强化去参加高考,相信数学、外语已经可以考出好成绩了。

放学回到家,做完自己的功课,水云偶尔还会抽出点时间,教教正在上幼儿园的小晴写写字,或者念几首唐诗。

清晨去学校,傍晚放学回家,吃过晚饭再去学校上晚自习,夜里回家睡觉……日子以一种简单的步伐,从水云的青春岁月里一天天走过。搬出校园之后,与同学在一起的时间少了,距离自然拉开了一些。肖剑好几次抱怨一放学就见不到水云的人影,说他“不念旧情”,前脚从宿舍跨出去,后脚就把弟兄们给抛弃了。水云只是笑笑,说绝没有的事。林小兵则打量着他,说水云你话少了,人也似乎变得成熟了一些,肖剑说你也不还嘴,这可真是少见得很。

放学之后,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,想起林小兵的话,水云发觉这些日子,自己似乎真的比过去沉静了一些。

课间休息时,别人嬉笑玩耍,或者结伴去小食店买零食吃。这些事情水云过去也时常做,如今却没多少兴趣了。利用短暂的休息时间,他宁愿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透透气,吹吹风。每当此时,水云的目光总会不由自主投向赤水河上游方向。没有人发现,水云遥望故乡的目光,被那一道长河浸泡得如此温润,如此柔软。

一天放学时,水云走出教学楼,见到李伟正走入另一个楼道口。水云知道他要去隔壁的理科班找李艳。与李伟已多时未见,但水云不但没有招呼他,相反不加思索便闪到一根砖柱背后,待李伟消失之后他才走出来,独自回家去了。

其实肖剑说得没错,水云如今的确在有意无意地远离人群,甚至疏远过去亲密的朋友。如此放逐自己,或许只是为了给自己保留一片安静的空间,可以静静地思念一个人吧。

有的时候,思念如同杯中的酒,饮得越多,就越令人感到孤独。然而孤独的人却总是甘愿将自己沉入其中,去细细品味苦涩中泛出的香甜,感受冷清中交织的温暖。

水云没有意识到,眼下的他正渐渐坠入这样的心境,并在其中变得一天天沉默起来。日复一日单调的生活里,水云唯一的期待只有周末——周末一到,自己就可以飞回故园,飞回月辉身边了。

终于又到周六了。清晨出门时,水云告诉姑姑,说自己下午放学后会直接回老家,不回来吃晚饭了。姑姑却叫水云这个周末别回家了,说明天是姑父的生日,家里会来不少客人。

水云一听急了:“他们来就来嘛,我又不见他们。我不管,反正我要回去。”

姑姑责备道:“谁说要你见他们?明天会忙得很,你留下来帮姑姑跑跑腿嘛。再说,你姑父那么疼你,你要是走了,他会不高兴的。”

姑父是家中独子,多年来做梦都想生个儿子传宗接代。可是县里计划生育抓得紧,以前曾有过干部因为超生被免职的先例。姑父既有了女儿小晴,又好歹是个小干部,因此绝不敢去碰“基本国策”这条高压线。想要儿子的念头,也就只能放在梦中了。梦醒之后,姑父对水云显得格外疼爱。这大约也是一种情感转移吧。

水云从学校搬过来住,最高兴的人还不是姑姑,也不是小晴,反而是保留着几分军人威严的姑父。如果姑父下班后回家较早,一家人团坐吃晚饭时,他总是不顾姑姑反对,非要让水云陪他喝上一两杯才尽兴。并且只要姑父在座,往水云碗里“搬运”好菜的任务,往往就轮不到姑姑了。

水云却由于父亲过于严厉的缘故,自小就对成年男人心存畏惧。刚搬过来时,对威严的姑父也很难亲近得起来。但是眼下仅过了一周多时间,这种敬畏和距离感便被姑父的疼爱给消除了。

听了姑姑的责备,水云也觉得姑父过生日,自己的确不能令他失望,因此只好答应留下。只是好不容易才盼到周末,如今却无法回家与月辉相见,这一整天,水云心里都感觉空落落的。特别是到了下午放学时,见住校的同学三三两两急着往家里赶,心情便越发低落了。

晚饭过后,姑姑带着小晴去邻居家串门,姑父也说有点事情出门去了。水云看完电视新闻,回到自己的小房间,做完功课之后,一时茫然起来,不知该干点什么。

斜倚在床头,透过窗口,可以望见一道黑沉沉的小山冈。山冈之上,悬着一片幽蓝的夜空,一弯泛黄的新月刚刚升起。对于独处的人,月亮的存在仿佛只是为了提醒你:在另一片天空之下,还有另一个人也能望见这同样的月色。这样的念头一旦升起,那无声的月色便会化作夜风,将你沉静的心吹起阵阵涟漪,或是汹涌的波澜。

水云此刻正是如此,对着寂寞的夜空、昏黄的新月,稍稍平息几日的心,如同夏日暴雨过后的山谷,刹那间涨满了思念的潮水。

这天夜里,水云再一次梦见整个世界化作了一片汪洋。这一次,水云见到自己独自一人在渺渺烟波中挣扎,渐渐精疲力竭……正在此时,水中突然现出一座孤岛。靠近水边站着一人,正是月辉。

水云大喜过望,高声呼喊道:“哥,哥,我是小云,快救我!”

不料月辉冷冷道:“周末都不回家来,我看你是不要我了吧。现在又来求我了?”

水云大急,正要辩解时,岛上忽然响起一阵震耳的钟声。月辉扔下一句话,“我该走了”,说完竟撇下水云,沿着一道窄窄的山路,头也不回便走远了。

水云欲哭无泪,无力再挣扎,只能任由自己缓缓沉入水中。透过白亮亮的水光,水云发现水中的孤岛形如“回龙湾”背后的大山。钟声敲响之处,正是坐落于半山腰的“白云寺”……

次日中午,姑姑家果然来了不少客人,一共摆了三桌酒席。家里的房间容不下,有一桌摆到了对门邻居家里。

整个上午,姑姑都与邻居家的女人忙着准备酒席。交给水云的事情并不多,只让他跑了一趟菜市场和商店,买回一些需要的东西,其余时间则让他与姑父一道接待来客。前来贺寿的客人中,除了对门邻居,余者基本上就是姑父单位的领导与同事了。而最尊贵的来宾,依旧是以前曾来过一次的李副县长。

最近省里要下来一个检查组,视察各地的交通安全情况。李副县长作为分管领导,上午去了一趟县交通局,将局长、副局长召集起来,布置如何做好迎检准备。临近中午时,局里领导、同事要来喝水云姑父的生日酒。在大家盛情相邀之下,李副县长也欣然前来贺喜。

水云热情地招呼“李伯伯”坐下,并为他递上了茶水。李副县长牵着他的手说:“小云又长高了啊,你这家伙该打屁股,自个说说看,有多久没去看李伯伯了?”

水云告罪道:“这阵子刚开学,杂七杂八事儿挺多,没抽出空来。改天有空我一定去拜望您。”

李副县长敲敲水云的脑袋,说:“你娃娃了不得,小小年纪竟跟我打起官腔了!”

众人哄然大笑,水云只好“嘿嘿”跟着傻笑了几声。

这场生日酒宴从中午一直延续到傍晚,姑父兴致很高,与客人们猜拳行令,喝干了一大堆酒瓶子。水云始终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,吃完饭之后,他向姑父与客人们敬了几杯酒,一个人溜出了家门。

初秋的下午,天气依旧十分炎热。路旁小树林里,秋蝉仍在放声歌唱。再过不久,这些小东西就将走完它们短暂的一生。踏着这样的歌声,水云的思绪再次变得有点茫然了。

一辆大卡车“轰隆隆”从身边掠过,水云这才惊觉过来,不知不觉间,自己在烈日下已走出了长长一段路。前方不远处,一道幽深的巷子从公路左侧延伸出去。穿过这道巷子,便是水云回家的必经之处——“醒觉溪”渡口。水云恍惚觉得,空巷里仿佛生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,拖着自己的脚向它靠近。然而到了巷口,遥望由层层叠叠的青瓦屋顶露出的半幅冷清的赤水河,水云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,呆立片刻之后,又一个人恹恹地转身走了。

来到车马喧嚣的县城大街上,水云在一家电子游戏室门口碰见了正独自游荡的李伟。与肖剑一样,李伟也大骂他好久不来找自己玩。水云反击说,你成天陪老婆,还有闲工夫理我?又问他:“今天怪了,你咋会一个人在街上乱逛?”

李伟说:“她回家去了,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。这样吧,你想个地方,咱们一块儿玩去。”

“你想吧,我随便。”

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啊,我能有啥事?”

李伟满腹狐疑道:“没事你半死不活的干啥子?哈,你这小子,该不会失恋了吧?”

“放屁!放狗屁!”

李伟不怒反笑:“这才象你的样子嘛。小朋友,就算失恋了也没啥了不得,天塌下来有哥哥我替你顶着,哈。”

最后还是李伟做主,带水云去江边一家茶馆坐了一阵子,而后又一起去看了场电影。走出电影院时,已到黄昏时分了。二人都要回家吃饭,然后赶往学校上晚自习,于是就在电影院门口分了手。

水云还没回到姑姑家,却被柳三叫住了。柳三告诉他,刚才他姑姑和姑父打架了。水云心里一咯噔,已大致猜到所为何事,但还是忍不住脱口问道:“他们为啥子打架,你晓得不?”

柳三向水云摆手道,指指自己家里,说:“小声点,你姑姑就在里面,我妈正劝她呢。”随后将他知道的情况告诉了水云。

据柳三说,刚才姑姑与姑父将最后一批客人送出门时,姑父单位的几位领导纷纷向主人致谢,局长还当着李副县长的面夸了姑父一番,说毕竟是军营里磨练过的,人品就是过硬,工作能力也不一般,来到单位的时间还不长,上上下下都服气得很。李副县长便勉励姑父好好干,说日后一定大有可为。姑姑不该在此时插了句话,姑姑客套说:“承蒙李县长高看。就他那点文化,能混到今天这样,已经很感谢各位领导关照了,哪还敢指望更大出息?”这话一说,姑父的血红的脸顿时变得铁青,连送行的话也没对客人说一声,自己便转身回屋去了。

姑姑刚回到屋里,姑父就对她破口大骂道:“嫌老子没文化,没出息,你他妈的去找那些有文化有出息的好了?不要脸的东西,给老子滚出去,滚!”

姑姑貌似柔弱,内心却极其倔强,而且也是个急性子。听到如此恶毒的咒骂,她立即反唇相讥:“你有出息,你的出息就是对老婆耍威风!”

姑父抓起个盘子向姑姑扔过去,骂道:“老子辛辛苦苦养这个家,到头来连养条狗都不如!”

姑姑则捞了个热水瓶扔回去,骂道:“当初是哪个龟儿子硬要我呆在家烧菜煮饭?那么些饭菜喂了你,才真是喂狗都不如!”

一时间,家里碗碟乱飞,“乒乒乓乓”响成一片。正在睡觉的小晴被惊醒过来,从房间里探出头,见父母正扭打在一起,吓得“哇哇”大哭起来。好在左邻右舍已经赶到,连忙将二人拖开了。女人们拉着姑姑抱起小晴逃离了战场,男人们则劝慰了姑父几句,扶他回卧室躺下了。

讲完这一切,柳三已收拾好杂货铺子,关上了店门。随后带着水云穿过昏暗的房间,来到他家后园里。在一丛香蕉林边上,正坐着水云姑姑和柳三母亲。一个劝道:“男人灌多了马尿,脾气躁点不稀奇。你就别跟他计较了,明天醒过来,保准没事。”另一个则恨恨道:“人醉心不醉,这狗日的字字句句都清醒得很。还吵着要离婚,离就离,未必我还怕了他?”

水云从屋檐下走出来,叫了一声“姑姑”,便不知该说什么了。小晴从母亲怀里跳起来,扑过来紧紧抱住水云的腿,小鼻子一抽一抽,美丽的大眼睛里滚落一串泪珠,“呜呜呜”又哭开了。水云看得心疼,鼻子一酸,也几乎落下泪来。身旁的柳三似乎觉察了什么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水云忙定下心神,没让自己伤感落泪,以免惹得姑姑更难过。姑姑对小晴唤道:“幺妹,别缠你哥,到妈妈这边来。”又问水云道:“你咋还不去上自习?”水云说:“我刚给老师打过电话了,说今晚不去上自习……你再坐会儿吧,我先回家看看。”

家里仍是一片狼籍,客厅、厨房里满地是瓷片和玻璃片。隔着卧室房门,能听到姑父沉重的鼾声。水云让柳三先坐坐,说自己得把房间收拾一下。柳三却从门背后找出扫帚与拖把,帮着他一起打扫。不一会儿,房间里便又整洁一新了。只有电视柜上微微变形的空热水瓶壳子,还暗示着这个家中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“战斗”。

水云坐在沙发上发呆。柳三问他:“还没吃饭吧?”水云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早已饿得“咕咕”直叫了。柳三将他拉起来,说:“河街那边有家刀削面铺子,走吧,我陪你去尝尝。”水云点点头,随他去了。

听柳三说,这是县城里唯一一家刀削面的铺子,味道相当不错。但水云此时心乱如麻,又如何能吃出啥好滋味呢?

吃完面条出来,水云不想马上回去,柳三便答应陪他沿河边走走。从这一带的小街走出几十米远,赤水河边就只剩下大片的荒地了。二人没带手电,但借着淡淡的月光,依稀能看到脚下微微发白的石板路。

走到一处河边的石滩时,水云默默地坐了下来,柳三也在他身边坐下了。清风从河面上吹来,凉凉地拂在脸上。河水拍击着礁石,发出轻柔的响声。四野里不时响起阵阵蛙鸣,对岸小村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,将夜空映衬得更沉静,更幽深。

见水云一直沉默不语,柳三叹息道:“我一直觉得你姑父、姑姑感情很好,想不到为这芝麻大点小事,也会闹成这样。”水云想说有些事情你不了解,话到嘴边又打住了。对外人讲起那些事情,毕竟不合适。柳三突然问道:“刚才在我家,你哭了?”

水云闷声道:“没有……差一点。”

柳三劝慰道:“大人的事,你也管不了。想开点,我想过不了两天,他们一定会和好的。”

水云说:“但愿吧。其实,我最难受的还不是这个。我是受不了小晴委屈的样子。在我小时候,爸爸妈妈也经常吵架,有时我爸喝了酒,不仅打我妈,还会打我。直到现在,一想那些事,我心里还很难过,甚至……还有点恨他。”

柳三握住水云微微发抖的手,说:“别这样,想想我吧,三岁不到就没爹了,连他长啥样子我都不记得。家里有几张相片,可是每次看着那上边的人,我都感觉不象是真的。比起我,你已经好一百倍了!”

水云从柳三手中抽出手来,“嗯……真不好意思,让你想起这些伤心事。”

柳三说:“这没啥。其实,现在我都不晓得自个到底伤不伤心了。只记得很小的时候,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有爸爸牵着出去玩,我是感到很伤心。刚上小学的时候,班上有个同学,每天都是他爸送到学校里来,放学还会来接他。我越看越来气。有一天放学,见这小子站在校门口东张西望,正等他爸来接呢。我冲上去就给了他两巴掌,打得这小子哇哇大哭。我还警告他:狗东西,以后不许再叫你爸来接你啦!”

水云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你这小子从小就够坏啊,后来呢?”

柳三也笑了:“后来人家找到家里来了,结果我挨了我妈一顿好打。我一声也没哭,倒是我妈打了几下,自己却哭了。从那以后,见到别的小孩有爸爸牵着,我就转过头不去看。再后来长大了,就算再看到,也就没啥感觉了。”

水云没有想到,过去“混世魔王”一般的柳三,居然有着如此细腻的心思和伤感。稍稍迟疑片刻,水云伸手搭在柳三肩上,说:“以后多来找我玩吧,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。”

柳三嚷道:“你小子架子好大,到现在才把我当朋友啊?我可早就当你是朋友了。”

“哼,以前你打我的帐,我还没跟你算呢。”

“喂,那都八百年前的事了,亏你还记得!”

“嘿嘿,谁让你先说我。哦,对了,你为啥想来找我玩呢?”

“我以前那帮哥们儿早就不来往了。现在每天下了班,除了有时候去找找山哥,就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,没劲透了。”

“你说的山哥,是不是他们说的‘山霸’?”

“是啊,这你也晓得啊?有机会跟我去他家玩吧,山哥对兄弟好得没话说!”

“好啊。”

柳三伸了个懒腰,说:“回家吧,明天我还得上班,你也要上课,该回去睡了。”

于是二人便站起身来,并肩往家里走去。在他们身后,幽暗的河面上又送来一阵夜风。毕竟已到秋天,河风吹在身上,有点冷了。
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25) - 小小 - 浪遏飞舟

 

第三章青春风雨

(三十六)

水云姑姑与姑父的矛盾,并不象柳三母子所说的那样,等姑父酒醒之后,一切就会和好如初。翌日清晨,姑父起床后一言不发,没吃早饭就上班去了,而且一整天也没有回家吃饭。

水云上完晚自习回到家,姑父依然没回来。水云问姑姑,要不要出去找找他。姑姑气恨恨地说不用管他,让他死外面好了。临睡前,姑姑告诉水云,明天她要带小晴回娘家,陪外婆住上几天。姑姑给了水云元钱,让他自己在学校或者小店里吃饭,并交代了他一通“上学别迟到”“放学早回家”“睡前锁好门”一类事情。

水云躺下睡了一会儿,姑姑又来敲门,叮嘱水云说:“你姑父爱喝酒,你早上起床之后,记得把他叫醒,别让他上班迟到……”水云点头应下了。

姑姑走后,水云陷入了忧虑与不安。望着黑沉沉的屋顶,水云心中生出了一些疑问:姑姑与姑父之间有爱情吗?如果没有,那他们为什么要结婚呢?难道仅仅为了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么?

这天夜里,姑父一直没有回来。水云不知他是否也会产生类似的疑问。

纠结在心中的疑问,令水云既烦乱又茫然。想得多了深了,烦乱与茫然渐渐化作深深的恐惧与尖锐的痛苦。水云第一次追问自己:以后你会爱上一个女人吗?你会和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吗?假如不结婚,你又将如何面对亲人,面对这个世界呢?……

这些水云掩耳盗铃一般逃避了很久的问题,今夜犹如决堤的洪水,挟着惊涛骇浪滚滚而来,迅疾将水云吞没其中。水云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,喃喃道:“哥,我该怎么办?我们该怎么办?”

第二天晚上,水云放学回到家,见姑父正独自坐在客厅里吃饭。桌子上摆着几道菜,看样子是从外面小饭店里买来的。水云告诉姑父,姑姑早上带着小晴去“回龙湾”了,说要住几天才回来。姑父说柳三母亲已经告诉他了,并让水云坐下来吃点东西。

姑父自嘲道:“她们走了,咱们总不能饿死吧?”

水云主动倒了两杯酒,对姑父说:“我陪你喝点。”

姑父与水云干了一杯,问道:“小云,你会不会怪姑父?”

水云摇摇头,说:“姑父,你也别怪姑姑吧,她……”

姑父沉声道:“别说了,来,喝酒!”

水云大声道:“不,我要说!我晓得你一定是听到了一些话,我也问过姑姑,她说那都是别人乱嚼舌根。姑父,请你相信我,姑姑从来不骗我的。

“大人的事,你小孩子就别管了。”

“我不是小孩子了!你知道么,有时你很晚没回家,姑姑怕你喝多,都会叫上我去公路上去等你很久。昨晚她还特意交代我,要我记得每天早上叫你起床,说怕你上班迟到。要是姑姑真有啥事,她还会这样对你么?我绝不相信!”

姑父沉吟片刻,问道:“你说的……是真的?”

水云用力点了点头。

姑父的声音变得柔和了一些,“我晓得了,你再吃一点,酒就别再喝了,姑父明天一大早还得起来。”

姑父告诉水云,省里的检查组明天将抵达县城,他得陪着跑好几天,晚上也有可能回不来。姑父让水云照顾好自己,晚上最好回家来睡,因为家里没人看着,怕不稳妥。并说如果碰到啥难事,可以去找柳三他娘。姑父说他已经跟她打过招呼了。

姑父刚走的当天下午,二中在县人民电影院包场看电影,放的自然又是革命传统教育的片子。水云根本没进电影院就溜掉了。开溜前他让林小兵回头给自己讲讲大概情节。因为小雷老师布置了作文,要求写一篇观后感。

独自去新华书店呆了好半天,又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,水云想起姑父让自己注意好好看家的话,便准备回去看看。经过一条偏僻的小街时,隐约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,左顾右盼却不见一个人影。那人又呵呵笑道:“呆子,我在这里。”水云循声望去,路边立着一座未盖完的楼房,柳三从楼顶探出头来,正冲着自己嬉皮笑脸呢。

水云笑道:“是你这呆子啊,还没下班?”

柳三说:“刚要收工,就看到你了。你等等,我马上下去。”

几分钟后,柳三与一人并肩走出了工地大门,来到水云跟前。

柳三向水云介绍说:“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山哥。山哥,这是水云。”

水云连忙笑着招呼道:“山哥好!”心中大为惊奇,眼前这个相貌平凡神情温和的男人,竟然就是当年横行一时的“山霸”?再看两眼水云发现,比起一般的男人,“山霸”还真有点不一样。水云最初以为这不一般的感觉是来自于他平和之中透出的几分倦意,但在“山霸”目光一闪时,水云才发现自己先前的判断全然错了。

“山霸”打量了水云一眼,不温不火道:“你就是水云啊,柳三跟我说起过你。”水云微笑不语。云山转首对柳三道:“你们好好摆谈,我先回去了。”又对水云说:“有空跟三儿来我家玩吧。”水云点头谢过了。

“山霸”走远后,水云自语道:“我终于明白‘山霸’为啥那么威风了。”

柳三大感兴趣,“哦,你看出了啥子?说来听听。”

水云说:“这人看第一眼普普通通,还有点没精打采的样子。可是多看两眼,就能感觉到他身上隐约有种可怕的气势,让人不敢去招惹。”

柳三想了想说:“可能你说得对,我咋就一直没发现呢?对了,你说的那种气势,我有没有?”

水云上上下下扫了柳三一番,嗤笑道:“就你?一个小屁娃儿,有个屁的气势!”

柳三飞起一脚踹过来,骂道:“龟儿子,你不想活啦!”

水云闪过一边,冷笑道:“你以为狗急跳墙,就算有气势么?”

柳三简直气歪了鼻子。

快到家时,柳三邀请水云去他家吃饭。水云不肯去,说这太不好意思了。柳三一把揪住他,说:“你们这些书呆子真是麻毬烦,这有啥子不好意思的?你不晓得我娘有多喜欢你,总跟我念经,说我要是有你一半懂事,她就省心多了。都是你这龟儿子,害得老子耳朵都听出了老茧。”

“你龟儿子活该!”

“我对她老人家讲,既然你那么喜欢人家,不如拿我去换他回来给你当儿子好了。你猜猜她咋说。”

“她咋说?”

“她说我倒是一百个愿意,可谁家会要你?真气死我了!”

水云哈哈大笑,柳三又跳起来要揍他。二人“嘻嘻哈哈”追逐着来到了柳三家里。柳三母亲见了水云,果然满脸慈祥的笑意,如同见到了自己的亲儿子。

吃饭时,老人一个劲给水云挟菜添饭,弄得水云有几分难为情。柳三却故意板起脸,与母亲开玩笑道:“你老人家是不是搞错了,这边坐的才是你儿子!”

母亲轻轻敲了他一筷子,笑骂道:“儿子?要是有人肯要你,我巴不得把你送人。你要是象小云这样,娘也不枉辛辛苦苦养你一场,可你……”

柳三捂住耳朵,夸张地大叫:“又来了又来了。小云,你去找条绳子来,让她老人家勒死我算了。”

水云慌忙伸手捂住嘴巴,没让一口饭笑喷出来。

吃过晚饭,离上晚自习还早,水云便在柳三家玩了一会儿。

柳三家门前卧着一条不太宽的马路。马路对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几大片六、七层高的楼房,全是县里一些部门和单位的宿舍。水云姑父所在的县交通局宿舍就正对着柳三家正门。

马路这一侧稀稀落落散布着一些青瓦屋平房,都是些颇有年头的老屋,屋里住的全是象柳三家一样的老街坊。所有人家的屋子背后,都留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后院。在院子里种花种草的极少,种水果种蔬菜的居多。因为早些年前小城尚未扩张至此时,这里的人家原本就全是菜农。

柳三家后院中央是一大块平整的泥地,左侧种着一大丛香蕉,右侧种着几畦青葱、大蒜、辣椒一类调味植物,竹篱笆上爬着豆荚、丝瓜、南瓜等瓜果。整个院子里唯一的“无用”之物,是墙根下一簇郁郁葱葱的夜来香,那是柳三已出嫁的小姐姐多年前种下的。

此刻,水云与柳三正各靠着一张竹躺椅,乘着习习凉风,有一搭没一搭地拉扯些闲话。

柳三告诉水云,过些日子快到“山哥”的生日了。好几位弟兄已经约好,到时候要好好喝上一顿。柳三问水云是否愿意参加。水云说当然愿意,只是自己要上课,可不一定能抽出时间。柳三便说反正酒席安排在晚上,大不了你晚自习逃课嘛,反正你学习好,老师还不宠着你么?

正说得热闹,柳三后脑勺给人抽了一巴掌。回头一看,是母亲给二人送了一盘刚炒好的南瓜子过来。母亲骂柳三:“你这死东西,自己不学好,还要教小云逃课?以后不许你再去找小云玩了!”

柳三笑嘻嘻道:“娘哎,你今天是不是打趁手了?未必这龟儿子一来,你就真的容不下我这亲儿子了?”

母亲笑骂道:“下回再教水云不学好,当心你一身贱皮子!”

柳三哼道:“既然你看这龟儿子是个宝,干脆认他做儿子好啦!”

母亲笑道:“你以为我不想?等他姑姑回来,我就跟她说去。小云,你肯不肯做我干儿子?”

水云原本给这对母子逗得前仰后合,猛一听这话,不由得胀红了脸,不知如何回答她。

水云去上晚自习之前,柳三母亲再三要他这些天都过来吃晚饭,说是听水云姑姑说起过,学校的伙食简直象猪食,太亏身体了。柳三也在一旁帮腔,说她想拿你替我呢,你还是答应她老人家吧。水云盛情难却,只得感谢着答应了。

从柳三家出来,水云心中有些忐忑不安。最近几天,自己与柳三走得越来越近了,今天还认识了“山霸”。月辉要是知道了这些事,他会怎么想呢?会不会很生气?

长篇连载:婚礼—第一部 乡村少年的婚礼 (25) - 小小 - 浪遏飞舟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